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时代风云欢迎大家光临指教

 
 
 

日志

 
 

(原创) 兄 弟 情 (二)  

2008-11-10 15:26:56|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格林在自己电脑室工作 

                                 

                                                                                格林生活照

                                                                    我和哥嫂同游南宁市青秀山

 

         哥回到国内后安排在武汉华侨补校读书。回到中国所见所闻并非他在国外的《人民画报》上所看到的中国那么美,也不是我们从小爱唱的《我的祖国》歌词中所描写的那样“风吹稻花香两岸”,“条条大路都宽敞”;当然更不会有“朋友来了有好酒”的现实,即使迎接我们的不是“猎枪”。

       我们在画报上看到的是坐花生壳可以渡长江,小孩可以在一望无际的千斤稻的上踢足球的画面,原来都是天方夜谭,自欺欺人。一阵浮夸风之后的中国紧接迎来自然灾害的雷打电击。哥哥那时回来正和好全国人民一起勒紧裤带,过“瓜菜代大半饱”的“穷社会主义”日子。

        在那些日子里家里一直惦记着哥哥,可是哥哥却从来报喜不报忧不给父母增加思想负担。在那时“空心菜万岁”是最普遍的口号,水肿是流行病,哥却闭口不说。为了解决哥哥缺糖的问题,爸爸把糖熬成浆后刷在信纸上寄回国,告诉哥用水泡着喝。每当拿着信到邮局寄时,我总是强忍着眼泪。哥在艰苦的环境下仍然努力学习,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取得优良成绩。每当他总把这些喜讯报给家里时,爸妈和我都感到悲喜交集。

       哥考上华侨大学不久,印尼发生第二次排华浪潮。高中毕业后的我正彷徨在十字街头,哥一再鼓励我选择回国的道路。他一再教育我,在他人屋檐下出入总要低头,祖国才是自己的亲娘。于是我也走上北归之路。

         和哥哥近乎一样的是,我回到中国看到的是一片红色的海洋,在学校听惯了声嘶力竭的口号,看惯了批斗“牛鬼蛇神”的场面,而迎接我们的是两派“文攻武卫”的沙包和步枪。我几乎被那一切弄晕了。在侨居地被欺凌的日子刚结束,回到中国不但没书读还要因武斗而惶惶不可终日,有何意思?不少同学回国不久又申请出国了。我也动摇了。

       哥在我到集美后就经常来看我,知道我思想有波动,就一直做我的思想工作。要我多考虑父母的热切期望,看到光明,看到未来。他还把我接到华大住,安排好我的生活。在动乱的日子里哥坚持学习,他也告诫我少发牢骚,眼看嘴少讲,免惹是非。现在想起来我真敬佩哥哥的沉着,对问题的正确判断。

       六八年冬一声号令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六九年我随下乡大军到闽西山区插队落户,哥也分配到广西。兄弟又一次相远离,难于相聚。下乡期间哥知道我的生活艰巨,经常在经济上支持我,虽然他自己生活也不好过。他继续要求我要以乐观的态度对待生活,对待未来。我走上教育工作岗位,哥哥为我祝贺,鼓励我为山区教育事业“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发挥增砖添瓦作用。

       我们虽然远隔千里,但鱼雁常通。哥还曾经来山区我家看我一家,带给我家无限温暖。在简陋的土房里,他吃着我们自己种的粮食,蔬菜,自己养的鸡鸭,感到很难得,一再赞扬我们的艰苦奋斗精神。而后他有出差便抽空来看我们,见我们生活逐步好起来,哥说“丑小鸭”终于变成“金凤凰”了。

       哥比我先退休,本来可以很好安渡晚年,想不到因长期伏案工作,造成颈椎增生,虽经多方治疗无见效,造成脖子活动严重受阻,行动不便。即使如此哥去年还带着病痛的身体千里迢迢,再次到我们新家来看我们。看到我一家三代相处和谐,其乐融融,哥连说:好,好,我可以放心了。足见他对我的关怀和爱护了。临走哥一再要我注意保重身体,还要我争取再次去南宁相聚,说在国内就只有我们兄弟最亲了,要趁还能走多来往。哥的话意味深长,兄弟间的深厚感情在不多的言语中表达出来。

       哥现在把摄影和在博客上写些文章作为他晚年的乐趣和精神上的解脱。他还酷爱禅诗,认为读禅诗“不是为了体证火中生莲花,烦恼即菩提,而是一阵阵清新荷香飘来的感悟”。他花了好长时间亲自用书法抄了大量的禅诗,并出版了《百首禅诗抄》,读这些诗常使我领悟要“一切淡泊,一切宁静,一切洒脱”,也从中更好地认识哥的思想境界。我想不少看过他日志的博友也会有所了解。

       此去南宁哥身体不好,但见到我去却好了八分,我们坚持每天出去游玩半天,休息半天。每当看到他用颤抖的手抓拍景物时,我心里就有一种难言的酸楚,我多么希望他的身体能和常人一样健康稳健啊!每当夜里听到隔壁间传来他的咳嗽声时,我也就辗转难以入眠,我感到哥哥为我操尽了心,如今他的身体如此虚弱,生活如此诸多不便,我却无法为他做些什么,真叫我惭愧和遗憾。

         十多天很快过去,到了和哥嫂说再见的时候了。哥知道我还有个半瘫的老伴要照顾,也不便强留我,我们互道保重,含泪依依惜别。 

        北上的火车让我踏上归途,一路上的景物从眼前急驰而过,我脑海中却浮现出从童年到现在和哥哥相处的一幕幕。我想我们兄弟重似泰山的情义,可不是这奔驰的列车所能载得动啊!我默默祝愿我的好哥哥幸福长寿!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