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时代风云欢迎大家光临指教

 
 
 

日志

 
 

(原创) 拜年 (二)  

2009-02-05 13:27:51|  分类: 农村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拜年 (二)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原创) 拜年 (二)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原创) 拜年 (二)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刚从育叔家出来遇到正在拄着木棍慢步的东哥。因为东哥是我们知青当年的知心朋友,在那个年代能无所不谈,很不简单,所以他给我们留下很好印象。

       我刚下乡时,东哥也刚从部队复员回来,他和哥嫂一起开伙食,厨房就在我们知青厨房的旁边。当时他是共产党员,又是经过部队锻炼回来的,年纪和我们相差不大,我们心里敬佩他,喜欢他。除白天劳动以外,晚上我们经常在一起谈心,听他介绍部队的生活,谈我们下乡的体会,谈生产队的事情,有很多共同的语言,很快成了好朋友。

       复员后的他没找到工作,先后曾去当民工开机场,修建水库,当碾米厂工人。曾一度他被推选为生产队长。我们很高兴也给予极大的支持,希望在他的带领下能改变队里的面貌。一段时间里他干劲十足,带领队员和知青造水库,修水渠,研究如何科学种田,起来积极的作用。然而复杂的农村工作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社员严重的私心杂念常使集体工作受到阻碍,当队长的经常要被骂得“狗血淋头”。虚弱的他,不久自愿辞去不当,离家去做工。

       东哥每年春节总要把上面送来的对联端端正正贴上。那对联是为军烈属专印制的,内容是“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横批是“拥军优属”。那时的军烈属是相当受尊重“一人参军,全家光荣”这是家喻户晓的嘛。上面如果有返销粮,军烈属是首先照顾的。那时军烈属最感脸上得意有光彩的,就是每年春节大队干部会敲锣打鼓来家拜年。干部每走到一家必有鞭炮迎送,各家要泡上浓浓的滚烫黄糖姜茶,拿出当时难以买到的小年饼,冰糖,杨梅干等招待。知青每年都被安排去参加慰问军烈属活动,走遍整个大队回来往往已是精疲力倦了。

       当时的农村男孩二十岁就结婚了,东哥不久也结婚了。结婚后家庭沉重的担子很快压在他的肩上。结婚没几年他已是三个女儿,两个男孩的爸爸了。他仍然没有一个工作生活使他变得寡言少语,为解决一家生活,他如牛负重起早摸黑工作。

       让人感动的是东哥虽然参军回来没安排工作,却从来默默无怨言。不仅如此,在改革开放后不久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他先后毅然决然让两个男孩去参军,在部队接受锻炼。一家两代三口人参军,在村里被传为佳话。

       和他的遭遇一样,孩子从部队复员回来后,也没有安排工作,即便他孩子曾在部队当过连队文书。两个孩子先后结婚后,都到外地打工,生活还算不错。

      照说东哥是可以好好渡过他的晚年的,但是他却在前几年得了脑溢血,经抢救后留下半瘫的身子,右手脚已无法活动自如。如今他和老伴在家,由老伴照护。每天他都要独自拄着根木棍在队里的小路上慢慢走着锻炼。……

       我们在他家的厅堂里坐着,桌上摆满了茶点,烟。我看着墙壁上贴的一张张画子。“是从乡镇,县,市到省政府送来慰问的。现在过年慰问军烈属就剩这几张画了,还是派人从村里送来的。现在过年听不到大队拜年的锣鼓声和问候声了。年轻的村干部过年考虑的是如何给上一级送礼,我们是不在他们眼中了。我好在孩子们都出外工作去了,也不巴望这方面有什么。”他带着辛苦且不清的言辞说。

       我们回顾当年的一些趣事,他仍可以兴致勃勃谈起。他也为我生活的变迁感到高兴。在谈到队里的变化时,他也感慨的说现在想起来当时“农业学大寨”是不合各地农村实际的,何况大寨是喊出来和喂起来的。在谈到中央现在对农民的政策时他也深为赞叹,原来他没事仍坚持天天定时看电视,对国内外大事仍十分关心。我为他没因疾病影响头脑而感庆幸。

       “社会主义农村的蓝图是美丽的,但靠谁来建设呢?现在的年轻人已把农业知识抛到脑后,“现代化就是今天有钱先袋入口袋”,‘种田不如买米’是年轻一代思想,他们出外打工,赚多少花多少,分文无剩,回到家只知吃父母的,有钱就是赌博,还在叫日子艰苦不好过。靠这些人建得了新农村吗、靠我们这些年老病残的留守老头能建得了吗?这也不必当年学大寨容易啊!”他的话激起我对一个身患重疾的老共产党员的由衷敬佩。这时他还在考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问题,原来他身残志不残啊!

       手机响了,原来队里一些要好知我回来了纷纷到家找我,是老伴叫我回去了,我起身向东哥告辞,一再交代他要保重身体,散步要注意安全。他送我到厅口,一再祝我一家人新春快乐,合家幸福。

       穿过一座座的新楼房,看到一群群聚在楼房前摆着的桌子边赌博的年轻,看着成派田野杂草丛生,我心里想着东哥对我讲的那些话,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蓝图是美丽的,但谁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呢,新一代农民是否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呢?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