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时代风云欢迎大家光临指教

 
 
 

日志

 
 
关于我

印尼归侨,知青,教师。现,退休在家。性格开朗,幽默健谈,爱好文体活动、交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不妨一读 宋代的“城管”与拆迁  

2014-06-19 08:31:58|  分类: 不妨一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妨一读   宋代的“城管”与拆迁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不妨一读   宋代的“城管”与拆迁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不妨一读   宋代的“城管”与拆迁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在我国历史上的宋代也有“拆迁”。作为具有“自发成长”性质的商业城市,拥堵与喧哗似乎是不汴梁城与生俱来的性格。因为唐代以来的坊市制作所代表的严厉管制已经失效,商业的力量必然引导着人们往热闹的地方聚集,竞相开设商铺,侵占街道,各种“违章建筑”层出不穷,在当时这叫做“侵街”。因为侵街严重,以致“坊无广巷,市不通骑”。

    面对商业城市发育初期的秩序混乱,宋朝政府专门设立“街道司”,介入对城市秩序的维护,乃至动用强制手段拆除侵街的建筑物。

    据文献记载,我们可以总结出北宋政府“搞拆迁”的几个特点。 

    首先,对侵街的权贵并不姑息。权贵掌握着权力资源,是北宋初期率先侵街的一批人,比如太平兴国五年(980年)七月,八作使(相当于城管队长)段仁诲在家门前修筑了一道垣墙,侵占景阳门街。宋太宗大怒,“令毁之,仁诲决杖(处以杖刑)”。咸平五年,(1002年)二月,因为“京城衢巷狭隘”,宋真宗诏令谢德权“广之”,即负责拆迁工程。谢德权“先毁贵要邸舍”,以致“群议纷然”,连皇帝都顶不住了,下诏叫停,可是谢德权坚决不从。碰上这种牛脾气,宋真宗也拿他没办法,只能“从之”。于是谢德权将权贵的侵街邸舍一概拆除,然后恢复“禁鼓昏晓之制”。禁鼓,即街鼓,是从前坊市制的配套设施,昏晓各敲鼓一次,提示坊墙城门的闭启时刻。

    其次,对侵街的升斗小民,宋政府一般会考虑到他们维生不易,而顾全其生计。如真宗天禧四年(1020年),“开封府请撤民舍侵街陌者,上以劳扰不许”。又如元祐五年(1090年),给事中范祖禹上书宋哲宗,说虽然“百姓多侵街盖屋,毁之不敢有怨”,但“有司毁拆屋舍太过,居民不无失所·”,所以,他要求皇帝下旨,“除大段窄隘处量加撤去外,无令过当拆屋”。

    为适应蓬勃发展起来的街市,宋政府还在街道两旁测量距离,竖立“表木”,作为禁止“侵街”的红线。红线之内,允许设摊,开店,但不得侵出红线之外,。现在看《清明上河图》,在虹桥两头,就立有四根“表木”,桥上两边,小商贩开设的摊位,都在“表木”的连线之内,中间留出通行的过道。这样,既照顾了商贩的生计,也不致妨碍公共交通。

    最后,对皇城扩建,皇帝出巡可能导致的拆迁,宋代君主表现得比较克制。如雍熙三年(986年),宋太宗“欲广宫城,诏殿前指挥使刘延翰等经度之,以居民多不欲徙,遂罢”。康定元年(1040年),宋仁宗“车驾行幸”,尽管当时街道狭窄,仁宗却没有下令拆迁,封路什么的,而是简化了仪式,“侍从及百官属,下至厮役,皆杂行其道中,喧呼不禁”。在等级森严的皇权时代,这简直有点不可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