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时代风云欢迎大家光临指教

 
 
 

日志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2015-09-02 23:2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师部,扼守一屋,做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 余程晚

1943年常德会战,74军57师余程万将军率8000官兵与116师团30000日军鏖战。战至最后不足100人,这是余将军电告孙连仲的电文,最后时刻余将军率数十人突围,突围后在外围联系上一个团,又杀回常德,常德仅沦陷20天被收复。

战后蒋介石欲以临阵脱逃罪名杀余程万,由常德6万民众签名作保,孙连仲,王耀武等人出面求情而判有期徒刑。后释放任74军副军长。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不投降!”——吕公良

        吕公良将军,新编29师中将师长,许昌战役中殉国的中国最高将领。蒋介石要求死守许昌,汤恩伯仅留下新编29师四个团3000人来对抗日军37师团,62师团,第七混成旅团、坦克第三师团一部、27师团一部共计80000余人。最后,吕公良将军向许昌东北方向突围,在军马上被打落,日军用中国话高喊:“投降,投降!”负伤的吕公良将军坐起身来,喊道:“不投降!”用手枪打死日军下士淳边定六郎,后面日军开枪,正中吕将军头部,壮烈殉国。

      以中将师长之身,打到最后一人,重伤之余,还能翻身而起,击毙日军,高呼:“不投降”而以身殉国,吕将军虎魂也!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刘汝斋不听指挥,以致兵败,职唯有不惜一死,以报甫公知遇暨川中父老之情”、“小日本,当年威廉二世强盛一时,不免败亡,今日你虽猖獗,终有破灭的一天。”

                                                                                                         ——饶国华

        1937年10月,持续三个月的淞沪会战以国军主动后撤而告终,中国最高统帅部开始部署南京战役。日军分三路进逼南京,其中南路为太湖——湖州——广德——芜湖——南京,目的为切断我后撤路线。其中,后追赠陆军二级上将的川军饶国华将军在广德亲自指挥第433旅在广德前方约六十公里的泗安占领阵地。尸横遍野,草木皆赤。川军团长刘汝斋吓得擅自后撤,导致阵地沦陷,饶国华将军死战不退,当晚,弹尽援绝,将军写下绝命书,向东怒吼:“小日本,当年威廉二世强盛一时,不免败亡,今日你虽猖獗,终有破灭的一天”,凌晨2时许,将军在阵地开枪自杀。

      

      

        “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

                                                                                                      ——孙连仲

        1938年春,台儿庄大战最激烈时,日军已占据台儿庄之大部,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3个师基本打光。孙来电哽咽着请求:“撤到运河南岸去吧,给我们留点种子吧!感谢长官大恩大德”,李宗仁答复曰“汤兵团正在南进,很快就会进庄,你们不能后退半步,组织敢死队,发动反攻!”

        孙连仲悲壮地说:“绝对服从命令,直到整个兵团打完为止!”随后,孙连仲对师长池峰城下达反攻命令,并做出上述表示。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卑军守土有则,尺地寸草,不得放弃;为救国保家而抗日,虽牺牲至一卒一弹,决不退缩。”

                                                                                    ——蒋光鼐 ,蔡廷锴

        时任19路军正副指挥的蒋光鼐 ,蔡廷锴,于淞沪会战爆发之时向全国发出的通电。


   

      “我腿已断,不必管我,我决心殉国,以保全国格人格。”

                                                                                                       ——寸性奇

       寸性奇,云南腾冲人,中条山会战中任12师少将师长(后追赠中将)。1941年5月,日军秘密集中10余万精锐主力,突袭中条山12师阵地,5月13日晚,将军右腿被炸断,以重伤之躯率数十人突围,再次遭到拦截,左腿再被炸断,“我腿已断,不必管我;我决心殉国,以保全国格人格。”言毕,用最后的力气拔剑自杀!在场官兵无不泪如雨下,虽强敌即至,但无一离开,全部陪伴寸性奇壮烈牺牲。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中国只有阵亡的军师长,没有被俘的军师长,千万不要由第三军开其端。”“现在情况极险恶,吾人在事有可为之时,应竭尽心力,恢复原态势,否则当为国家为民族保全人格。我已抱定不成功便成仁之决心!”——唐淮源

唐淮源将军,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长,率部驻守中条山。1941年中条山会战,5月12日,将军率众且战且走,后来他进到樊家沟县山顶一间土屋内,身边仅有几个通信兵和报务员。自云南讲武堂毕业投军三十年,身经百战,屡建殊勋,由排长逐级升至军长。现在身陷绝境,他以气壮山河的气概在笔记本上写下遗书:
“余深受国恩,委于三军重任,当今战士伤亡殆尽,环境险恶,总军两部失去联系。余死后,望余之总司令及参谋长收拾本军残局,继续抗战,余死瞑目矣!”随饮弹殉职,是年55岁。


       “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刘湘

       ”七·七“事变爆发次日,四川省主席刘湘即电呈蒋介石,同时通电全国呼吁
“一致抗日”。刘湘准备带病出征,部下多劝他不必出川亲征,他说:”过去打了多年内战,脸面上不甚光彩,今天为国效劳,如何可以在后方苟安!刘湘最终在前线吐血病发,死前留下如上遗嘱。


        “抗战以来,只有殉土的将领,没有殉职的地方官,吾愿开此先例。”

                                                                                                           ——周同

        虽不是将领,可这句话仍触目惊心。周同就任藤县县长近3个月后,日军就开始猛攻藤县,他不分昼夜地发动民众组织抵抗,协助王铭章师守卫城池。王铭章站死后,他抚尸大哭,对身边的人说:“中国不会亡!中华民族不会亡!中国人民是不会向敌人屈服的!“说完突然纵身一跳,从城上坠下,以身殉国。


                                                  原载《龙岩新周刊》 徐亚军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抗日战争中让人动容的绝命书 - yangcloud888888 - 欢迎光临Yangcloud的博客

 

                         (  图片:网络;日志边框:goodfun, 感谢作者 )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